手机阅读
第一卷鲁国风云第一章初始
作者:夜空下的靓仔 本章字数:644万字 更新时间:2021-12-04
”1362年冬,鲁国与嘉国战于两国交界西武谷,鲁国大将军闻人永元投敌叛国,兵败长歌,十万大军被敌国大将军破于西武谷乱葬岗,传说闻人永元葬身火海,死无全尸,成为鲁国割地赔款的罪魁祸首,遗臭万年,这段二十年前的战事史称西武万葬……”沉闷的说书声,飘荡在淅淅沥沥的大雨中,淡淡愁丝缠绕在富元才的身边,富元才紧了紧手中的药材,低着头,一声不吭的钻入了一所破旧的窑洞中。这是个位于平民窟的窑洞,空间不大,只有区区二十平,没有窗户,四处漏水,一张简单的床,一个破旧的柜子,简陋的几个餐具,只此而已。富元才机警的瞧了瞧窗外,发现无人后,方才磨蹭到墙边,伸手按住了其中一块带着锈斑的墙体,一道轻微细密的机关声响起,地上板砖自动下沉,露出一道黑黝黝的洞口,富元才身子一晃便入了洞中,片刻功夫,机关闭合,屋内恢复了原样。漆黑的地道里亮起了一道火光,富元才拿着一道火折子,揣着药材,行走在漆黑的地道里,借着火光,整个地道墙上浮现出一道道壁画,入口处的壁画上,清晰的刻录着西武万葬四个硕大的鲁国体,富元才行走在地道里,宛若立于战场中。1362年冬,夜,大寒,宜安葬、上梁、入宅、作灶,忌动土、祭祀、沐浴、开光、嫁娶……十万大军潜伏在乱葬岗两边的山崖上,黑黝黝的铁甲泛着冷光,闻人永元负着宽刀弓箭俯卧在山石中,静候敌军的到来。从鲁国密探风行卫的密报得知,嘉国大军由先锋官匡倪作为前锋,以西武谷左侧的定阳城为诱饵,左右两翼黑骑白骑作为奇兵,伪装主力绕过西武谷,直攻鲁国边城腹地平阳郡郡治之所。而嘉国大将军风四海则亲率不到十万的兵力急速通过乱葬岗,会和各部军队,对鲁国实行致命奇袭,一举端掉平阳郡,此计策分为三路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掉整个鲁国南疆。而鲁国这方高层经过商议,决定实施将计就计的策略,放弃平阳各城,独守郡治,并以闻人永元为主力竭尽全力灭掉风四海,一战功成。“大将军,嘉国位处鲁国、唐国、苍海国三国内围之地,嘉国皇帝怎敢擅自对我国开战,虽说嘉国自从变法后,国力日渐强大远胜鲁国,但是唇亡齿寒,嘉国的强势必遭三国征讨,这个蠢货皇帝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,会天真的认为鲁国受难,唐国、沧海国会坐视不管不成?”冬季夜风寒冷,副官宏艺喝着冷气,搓着手愤愤的对着闻人永元表示着自己的不满,闻人永元鹰目神聚,死死的盯着乱葬岗山谷下方细狭的长道,默默等待风四海的到来。闻人永元淡然的说道:“沧海国与唐国世代交好,每二十年两国必有一次联姻,这次沧海国太子迎娶唐国三公主于东海轩辕丘,遭遇敌袭,太子当场身死,三公主却被发现在我国二皇子的床上,若不是这次嘉国来袭,鲁国与沧海唐国必有一战。”宏艺怒道:“这么简单的诡计,难道这两国皇帝是个傻子,一点都看不出来吗?”闻人永元叹了口气,无力的说道:“若是这件事被有心人推动,裹挟百姓或者反叛者,用惶惶大势逼迫着两国高层不敢出手,又不能出手,当又如何?”宏艺怒吼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闻人永元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若是二皇子带着三公主叛逃鲁国,并出现在嘉国为嘉皇献上了鲁国挑拨沧海与唐的证据呢?”宏艺一拳砸在石头上怒吼:“他是白痴吗?他怎么……怎么敢……怎么敢……”“别忘了,贤贵妃可是嘉国人,也是嘉国太后的义女,嘉国皇帝的干妹妹。”宏艺脸上出现惨笑,低沉的说道:“四十年,一场阴谋四十年,就为了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计划,值得吗?值得吗?”此时闻人永元耳中隐约的传来了阵阵马蹄嘶吼声,直着身子,抓起了长刀愤然道:“天机隐现血隐杀,奇谋八卦无声藏,呼延奇正我若不死必定杀你。”“你怕是没机会了。”淡淡的声音响彻在闻人永元的耳边,紧接着白刃入体的声音响起,一道混合着剧毒的惨绿色血液从闻人永元的嘴角流下,闻人永元回首一拳逼退暗杀者,身子一转面对偷袭之人,而原本埋伏在乱葬岗的鲁国士兵如同饺子般纷纷倒地,口吐绿血,气绝身亡。闻人永元心如刀绞,气的微微颤抖,眼角崩裂大怒道:“是你,居然是你?”地道的尽头是一座闻人永元怒目圆睁的浮雕,栩栩如生的浮雕上浮现出闻人永元惊怒的模样,浮雕下半身便是一团火焰状的雕刻,似乎预示着西武万葬的那场惊天大火。富元才走完了地道,入了地道尽头的一道木门,门内并不大,有限的空间里,简简单单的放着一块碑、一张床外带一个火炉,但是碑上、床上、炉上的东西却绝不简单。床上躺着一位风年残烛的老人,老人面向狰狞,脸上布满了火熏缭绕的痕迹,半裸的身体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刀劈斧砍,在阴暗的地下室内,宛若一头随时暴起的恶鬼。炉上点着火,炉下是一张张画纸,每张纸上都画着一个人,一个穿着金缕银衫,腰上挎着文士剑的年轻公子,每张人物的衣着打扮都完全相同,相同到每一根线条,每一寸衣物的比例都完全一致,但是唯独每个人的脸很奇怪,有得狰狞如恶魔,有得贪婪如魔鬼,有得眼歪口斜,有的奴婢姿态,所有画像中唯独那对眼睛,充满了冷漠无情的寒光。富元才不用低头也知道,画上的公子哥正是二十年前的太子,现在的鲁国皇帝裴庆。屋子的正中央是一块顶着房梁的墓碑,墓碑上刻着斗大的两个人名,一位便是闻人永元,另一个则是一位名叫唐宛心的女子,闻人永元的名头上刻着大将军三个字,而唐宛心则刻着三公主的名头。“你来了?”富元才低着头,将药放在炉上,一边熟练的煎药一边回答道:“来了。”床上的老人宏艺叹了口气道:“今天又去街头听故事去了?”富元才嗯了一声。宏艺缓缓的闭上眼叹了口气道:“那都是上辈子的事,你还小,好好活着,才是你父母所希望看到的。”富元才忍不住问出声:“可是…可是他们说我母亲曾经出现在二皇子的床上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宏艺直了直身子,想要吃力的爬起来,却又无能为力的缩了回去,张开眼静静的看着富元才道:“闻人元才,你应该知道西武万葬的大火烧死的只是普通士卒,真正的火场才是葬送大将军和三公主的地方,至于在哪里,我不能告诉你,我不说你便不能找,你不找才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,闻人家只剩下你一个人了,但是你不能姓闻人,只能姓富,唯有平安富贵才是你爹你娘能给你最好的东西,闻人元才,你给我牢牢记住,你娘和你爹已经死了,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三公主,就算有第二个三公主,那一定是假的。”富元才低头沉默,继续熬药。宏艺继续说道:“其实不需要的,武者三阶九品自知天命,今天应当是我去追随大将军的日子,也是我心愿已了的时候,记住了,不要报仇,不要怨恨,好好的活着,你叫富元才,闻人元才和宏艺在二十年前已经追随大将军和三公主去了。”富元才喃喃低语道:“义父。”宏艺猛地坐了起来,抬头看向屋顶,带着欢快的笑容道:“我还记得,当年我才二十岁,家里遭了强盗,若不是大将军,也就没了宏艺,做人得报恩,也得有情,情我还了,恩我报了,我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只剩下一个人,悦儿,为父亏欠了你整整二十年,为父来寻你来了,悦儿,我的好悦儿。”声断,人绝。望着悄无声息的宏艺,富元才刚端起来的药碗碰的一下摔在地上,溅出了灰黑色的药汁,傻愣愣的坐在了地上,低声轻轻的叫道:“义父……义父……”“轰!”惊雷震响!大雨磅礴!窑洞外,电闪雷鸣,一道霹雳顺着雨丝劈落在富元才家的窑洞上,惨白的电光照亮了漆黑的夜幕,露出一道道穿着白色铠甲的骑兵,每个骑兵上都刻着一个风字标识——大鲁密探风行卫。


发布评论

关于第一卷鲁国风云第一章初始的精彩评论(644)

  • 曾小微
    就是,我早就说了,唐钰去东海,压根就是不将家族放在心上,在外乱搞,现在怎么样,李公子能看上她,是她的造化,依我看,
    2021-12-04 46
  • 飓风过境
    方入禁未几,其已得之数至数百之妖修与鬼修存,越北谷行,数则为变滋起。
    2021-12-04 570
  • 抉望
    黄家仅余之三位灵天境长老面露劫后余生之色,此其心惟喜无罪。
    2021-12-04 764
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...